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xynhg.com/,穆尼亚因

2019年2月23日,正是美国扶持的委内瑞拉“临时总统”瓜伊多最风光的时候,当时他从委内瑞拉的边境桥,到达哥伦比亚城市库库塔,接受人道主义救援物资。而更令人瞩目的是,当时还有包括5名军官在内的1200名委内瑞拉军人也叛逃到了国外。在桥上,叛变军人军衔最高的帕拉·马丁内斯少校和瓜伊多握手,照片传遍了西方世界。但是今天,快到2019年年底的时候,这位42岁的少校蹲在美国监狱中,向记者表示:他已经失去了一切。

帕拉·马丁内斯少校目前被关押在路易斯安那州温恩惩教中心,他说每天都在监狱里度过紧张的日子,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离开,更不知道移民当局是否会最终将他驱逐到委内瑞拉,如果回到委内瑞拉就等于死路一条。他向记者表示:“我掉进了一个陷阱里,现在我在坑底。我失去了一切:我的家人,我的房子。我的所作所为一文不值。我看不到出路。”这个惩教中心还关押着数千名类似的申请美国政治庇护的难民。

帕拉·马丁内斯这样的叛逃军官在哥伦比亚投降后,他们在那里被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难民署)收容。帕拉最初住在教区的房子里,后来住在库库塔的阿科拉酒店,他说他和他的同事收到了死亡威胁,并被马杜罗的准军事小组特工用偷袭。缺乏安全导致许多人离开哥伦比亚。因此帕拉·马丁内斯和中尉埃里克·莫利纳一起乘坐飞机逃往墨西哥。2019年4月11日,他们在墨西哥新拉雷多向美国移民当局申请政治庇护。

但是迎接他的只有监狱,因为在美国人看来,这些叛逃者根本就是贪图美国富裕生活的“潜在犯人”。从那时起,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已经将他转移到两个不同的拘留中心,一开始是德克萨斯州拉雷多的里奥格兰德拘留中心,然后是密西西比州塔拉哈奇县惩教设施,最后被转移到路易斯安那州温恩惩教中心。一开始还有公益律师,后来律师说根本没时间管他的事情,最后帕拉·马丁内斯在没有没有法律代表的情况下被关押在一个向寻求庇护者提供的福利最少的州。

移民律师洛雷娜·佩雷斯说:“近几个月来,我在该州处理的大约40起案件中,没有一起获得庇护。我不知道路易斯安那州拘留中心里有谁能通过!”在她看来,美国政府的策略,就是强迫移民在拘留中心长时间等待,让他们筋疲力尽,直到移民自己要求返回他们的国家。“这是一场比赛,看谁能坚持得最久,谁就最后能赢!”她说。帕拉的档案编号没有出现在移民法庭的记录中,这可能意味着在被拘留八个月后,他的案件甚至还没有开始处理。

从委内瑞拉空军退役前少校雷内尔·马丁内斯一直在帮助他,例如他已经联系瓜伊多驻美大使卡洛斯·维奇奥采取了一切措施,通过提供律师来支持帕拉,但还没有收到任何回应。流亡迈阿密的前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国民警卫队主席何塞·A·科利纳说,他曾多次要求瓜伊多和国务院为十几名与帕拉和莫利纳处于同样情况的士兵进行调解,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认为美国制裁马杜罗政府,但实际上就是把帕拉这样的人当炮灰。

有媒体把像帕拉这样的军事案件询问了美国国务院,但他们表示不会对此发表评论。而美国国土安全部根本就不回应。瓜伊多驻华盛顿大使馆领事布莱恩·芬切尔图布表示,瓜伊多已经“意识到”帕拉和莫利纳等持不同政见的军官面临的悲惨情况,但是“临时总统”现在“日理万机”而且“资源有限”,而美国政府也不可能因为委内瑞拉的要求而让这一进程更快或更慢,这不是他们说了算的。

相比帕拉·马丁内斯,中尉埃里克·莫利纳相对比较幸运,目前不用被关在惩教中心,而是以自由身来等待美国法院对他申请政治庇护的宣判。但是他和帕拉·马丁内斯一样,不知道自己的申请能否通过。如果失败,那么他们将被驱逐到委内瑞拉。在美国支持瓜伊多后,从委内瑞拉叛逃出来的军官总共大约有100多名。但是现在他们都是惶惶不可终日,分散在阿根廷、巴西、秘鲁、智利等拉丁美洲各地。

对于“临时总统”瓜伊多所谓的承诺的保护和保障,莫利纳说他从来没有兑现过,瓜伊多已经成为诺言的奴隶。瓜伊多最近在接受西班牙“国家报”采访时否认他已经失败的,并认为有必要寻求武装部队的更大支持,以实现过渡政府。但是莫利纳人为,看到现在他们这些叛变军人的惨状,还有人会追随瓜伊多吗?

对于美国来说,无论是帕拉·马丁内斯少校还是埃里克·莫利纳中尉,他们的价值实际不在于和什么临时总统“握手”,而在于能够掌握部队而在美国“自由”的忽悠下颠覆马杜罗政权。如果这些军官光杆跑出来,手底下没有一兵一卒,却跑来向美国申请政治避难,那么这些军官则根本没有任何利用价值,反而需要耗费美国的资金,这就等于美国把这些屁用没有的叛徒还要养起来。因此美国对这些叛逃者态度之冷淡,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瓜伊多在2019年已经尝试了三次政变,分别是在1月,4月和11月。所有这些都得到了美国的支持,穆尼亚因但是全部失败。随着他夺取政权的尝试不断失败,他的支持率在一年中一直在下降。尽管得到了美国纳税人的慷慨资助,他的党在委内瑞拉仍然支持者较少。瓜伊多还成为多起挪用公款丑闻的对象,仅今年一年就总计超过9000万美元。因此,美国政府似乎越来越多地将他视为某种程度上的江湖骗子,美国媒体对他的描述已经从1月份的热情洋溢下降到12月份的冷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