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似乎已经变成了老生常谈的话题,昨天的数据,更是延续了“上万”的情况。

截至9月18日14时,法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28696例,单日新增13215例,死亡31249例,571例重症病例。

唉,看样子数据上了5位数之后,再降下来就非常难了,反倒有一股“一路飙升”的气势。

虽然每天法国公共卫生局(Public Health France)更新24小时的新增新冠数量是“截至14点”,但是往往都是晚上才发布,还会时不时“数据难产”,这让该机构的效率被吐槽了很久。

昨天,这份每日的数据清单被爆出有数据有误!由于埃松(Essonne)一家医院的数据事故,数据中死亡人数和住院人数这两项都出现了偏差。

法国公共卫生局(Public Health France)在24小时内发布了123例新死亡病例,这其实并不是昨天24小时的死亡数据,它额外添加了7月29日在埃松(Essonne)一家医院停更的数据。

在众多知名人物确诊后,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雷(Bruno Le Maire)在推特上表示自己已确诊新冠。同时另一项报告显示,在波旁宫内,已发现至少有八例感染者。

虽然不幸被感染,但他不忘在推特上以身作则:“根据政府颁布的卫生规定,我立即将自己隔离在家里。”他还表示自己目前暂无任何症状,并且在未来7天的居家隔离时间内,将进行远程办公。

关于新冠检测,现在大家有个困扰,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xynhg.com/,穆尼亚因就是检测新冠的人这么多,怎么才能排上队。队伍这么长,不会生病了还不一定能如期检测吧?

甚至在费加罗网站上,都整出了民意投票,专门来讨论要不要给特殊人群优先检测的事情。即使每天去检测实验室人数只增不减,不过大家态度倒是很一致:要!非常有必要照顾特殊人群。

昨天,最高人民法院终于做出了决定:授权新冠病毒的“唾液检测”,缓解实验室的检测压力。但这种检测但并非对所有人都开放。

HAS主席米尼克·勒古鲁代克(Dominique Le Guludec)表示乐观估计这些测试将能够检测出四分之三的感染患者,这比通常的鼻咽测试能检测出来的要少,而这种测试对于有症状的人来说比较有效。他建议将这种检测的名额保留给特别需要的人群,或无法进行鼻咽检查的患者(比如儿童、老年人、精神病患者等)。

这种检测方式在无症状患者中,可靠性并不乐观,有医生举了个略为夸张的例子:“用这种检测方法,我们将在4名感染者中错过3名。”看来,这种检测也真的只适用于有症状的人去检测。

所以如果你没有症状,还是不能用这种方式做检测!但是,至少可以给有症状“急需”的人。

另外,“唾液检测”的可靠性还要打上一个问号。有医生指出虽然这种方法具有一定效果,不过,无症状者唾液中病毒浓度的未知数,即使患者被感染并具有传染性,也不一定足以被检测到。

细菌学家兼法国微生物研究学会主席杰拉德·丽娜(Grard Lina)教授坦言这种测试被允许试行也是因为“唾液检测”有优点:“鼻咽检测采集一个样本要花费约10到15分钟,而获取唾液样本需要几秒钟的时间。”

上一周,巴黎大区新增确诊人数“噌噌”上升。法国整体的疫情状况也不容乐观,急诊患者增加50%,住院患者增加45%,重症患者增加48%,医疗机构的并网患者增加105%。

巴黎大区当局、巴黎警察局、大区卫生机构在昨天呼吁大家尽量克制“轰趴”和私人聚会的欲望,尽量避免举报超过10个人的聚会。这些天聚集感染的“血淋淋”的例子,不知道足不足以“唤醒”法国人响应这个呼吁。

“相当多的群体感染是由家庭或朋友聚会引起的。因此,每个人都有责任来保护自己的亲友,这些聚会活动的参与者不应超过10个人。”当然啦!这个呼吁也应用于座谈会、大型集会等与人流相关的活动,所有与他人密切接触的活动估计也要推迟或减少参与人数。穆尼亚因

法国疫情让人头疼,眼睁睁看着从500开始回升,破了5位数后,还没有停止上升的趋势。

而我们的邻居德国也表示:“法国你并不孤独。”看来,同样因为“第二波”疫情头疼的不单单是法国的居民啊。

根据罗伯特·科赫(Robert Koch)研究机构的数据,自从该流行病爆发以来,德国总共有270070人确诊新冠,病亡9384人。本周六记录最高每日新增病例数,共感染2297例,这是自4月24日以来的最高每日涨幅。真是杀了个“回马枪”!

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德国人口最多的地区)和巴伐利亚州是受影响最严重的两个州,每个州都有大约6.5万个正式记录的病例。根据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obert Koch Institute)的数据,过去7天感染率分别为1.16和1.21。

估计,经过这么一遭,德国猛然意识到还是得管控,不管不行,当地组织者当即取消了一个预计有成千上万人来庆祝的活动——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狂欢节。

疫情新闻铺天盖地而来,压得人有点喘不过气,不过生活还是得继续,无论情况是怎样,笑着面对,终究可以“守得云开见月明”。

周四,法国公共卫生部流行病学家索菲·拉里乌(Sophie Larrieu)估计,最近几周在吉伦特(Gironde)和 波尔多(Bordeaux)的新冠确诊数急剧增长,但根据最新消息有趋于“稳定”的样子。

“根据最新数据(第37周),我们注意到吉伦特市的稳定趋势 ,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因素。”不过医生群体也表示要通过下周持续观察,才能最终确定,但是大家都为有望度过现阶段的难关而欢欣鼓舞。

根据吉伦特省新阿基坦地区卫生局(ARS),确诊率在一周内从8.3%上升到7.5%。同时,据索菲·拉里乌(Sophie Larrieu)称,在波尔多(约有80万居民),这些比率分别从9.6%降至9%。

卫生部长奥利维尔·韦兰(Olivier Vran)周四警告民众称如果新冠疫情的状况没有改善,马赛应采取“甚至更强有力的措施”,但他没有提及波尔多。索菲·拉里乌(Sophie Larrieu)表示这也是波尔多政策基于城市的情况起到了相对有效的作用。

本周五晚上,巴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14区蒙帕纳斯大楼(Tour Montparnasse)的天空上。因为有一位“蜘蛛人”在没有安全保护的情况下正在攀爬210米高的大楼。

在“蜘蛛人”成功登顶后,被在楼顶被警察逮捕。这不是蒙帕纳斯大楼首次成为攀爬爱好者的目标。去年七月,一名男子也成功爬上59层楼但遭受了同样被捕的命运。

图片中的小哥就是这次事件的主人公,波兰人马辛·巴诺(Marcin Banot),日常中,他是一名攀爬者和摄像师。

一名来自瑞士库尔的牧师因“误”将男性生殖器的图片发给他的女秘书而宣布辞职!牧师声称:在手机应用WhatsApp上接收到了该照片,他想要删除,结果误操作却转给了女秘书。随后女秘书报警,教会理事会以及警方都展开了调查。

根据法媒报道“法国国宝”姆巴佩(Mbapp)虽然确诊新冠呈阳性,但一直没有出现过任何不适的症状,隔离期间他继续接受个人训练,没有停下来过!

根据最新的联赛管制规定以及俱乐部医生的许可,他将会出现在周日Nice对PSG的比赛上!

姆巴佩至9月8日确诊以来,仅过了短短12天就正式参加比赛,真的不是一般人啊!

同队队友内马尔,确诊新冠肺炎后,10天后恢复参加训练,同样也不是一般的人!